追蹤
翻箱倒櫃看照片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4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稻米人之二

陳明峰,我同事的哥哥,本來在台北從事美術設計工作,七年前他的父親過逝後,回老家 接下他父親的兩甲田地,種田。每次去花東玩,總要到他們花蓮玉里春日的家住上一晚, 久了竟然變成好朋友。陳明峰的媽媽好像也是我的媽媽,他們的家,就好像我在花東的家 。 這個在城市遊蕩多年的農夫,想法與作法與當地的農人很不一樣:他已經是個五十多歲的 歐吉桑,還留著一頭長髮,騎著一輛酷酷的、配掛一把長刀的機車,每次下田,必帶著心 愛的兩條台灣土狗Kuro和 Pony一齊到田裡工作。 不同於在鶴岡遇到那位守在田裡趕鳥的老農人,他的種田哲學觀還挺另類的,他寧願窩在 家裡喝酒或到海邊釣魚,也不願到田裡當活稻草人,他總是說,鳥仔吃剩下的,才輪到我 們人吃。 他的一甲七分地稻田,每一期收成約200包,一年兩穫,40萬元。不過扣掉打田、插秧、 割稻的工錢和肥料錢,大概也只剩下一半,20多萬的收入了。他常常自嘲說,他的收入比 外勞還不如,只能靠著在台北工作存下的老本過日子。 以前他在台北工作時,每每喝兩、三千元的茶葉,喝高檔whisky;現在,一想起一袋一百 斤的稻穀,(價錢再好不過1200元),比一包一斤茶葉的價錢還賤,就不敢再喝高級茶。 每次去春日,我的腳踏車包包會多裝一瓶whisky,他總是要把整瓶喝光光才肯罷休,我聽 著他講話講到半夜一兩點,我已經體力不支,他還繼續講、繼續喝;清晨五點天剛亮,他 又和Pony巡田水去了(Kuro去年老死)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